快捷搜索:

陈新增委员:简化汉字读音

  当然,简化汉字读音要尽可能保持汉语字义丰富,读音优美的前提下进行,要针对汉字读音固有特点,充分运用和发扬简化汉字体形的成功经验,由专门的研究人员对汉语读音作一个全面的清理整顿,采用专家和群众相结合的办法,确定可行的简化方案,先易后难,先使用频率高的,后使用频率低的,分期分批公布实施。这当中,既要克服“祖先语言改动不得”或“没有必要改革”的保守思想,也要防止急躁冒进的情绪,一定要实事求是,循序渐进,切实细致,坚毅不拔,以最大的努力,尽可能地改变汉语读音复杂的状况,使简化后的汉字读音,真正在最大程度上克服汉字“难读”的缺陷,使汉字在读音方面以新的面貌出现在二十一世纪的东方。

  汉字简化的成功,为汉语进一步改革打下了基础,积累了经验,如果汉字简化是汉字形体改革的重大进展,那么现在应该是向“读音多”、“难读”发动攻势的时候了。我们是否可以像简化汉字形体那样简化汉字的读音,从而降低汉字“难读”的程序呢?

  中国网 时间: 2002-03-10 文章来源: 中国网

  我们知道,汉字在汉民族的发展史上有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,但它的确存在自身的缺陷。从实用意义上讲,汉字存在着“三多”、“五难”的缺点。“三多”是字数多,形体多,读音多。“五难”是难认,难读,难写,难记和难用。这使得我们祖先得花毕生的精力去学语文,而不少人终生未必学好。我们当代人要学的东西远远超过古人,中小学花十二年时间学语文未必过关,到大学还得再学,即使这样,毕业时指导老师还要抱怨有的毕业生写不好毕业论文。至于外国人学汉语,更不用说了。足见汉语实在是一件不易掌握的工具。而汉字又是汉语的重要部分,汉字的“三多”、“五难”也是汉语难学的重要因素之一。

  还有一个造成音读复杂的原因,是形体字的声旁不能真正表声,使读者难区分,易读错。如“酗”字,从“凶”得声却不读xiōng;“酵”字“孝”得声,但不读“xiào”,又如“诱”字,从“秀”得声却读“yòu”,而“莠”又要读“yǒu”,而“锈、绣”却读“秀”的本音“xiù”,这学起来多麻烦!《现代汉语通用字表》的7000个字,属于形声结构的有5636个,而真正符合形声字标准的只有2285个,声、韵相同而声调不同的有882个,可见还有2000多个形声字的声旁和字音并不相谐。声旁表音作用的不健全,还表现在同从一个声旁的形声字往往有很多不同的读音这一点上。例如同是以“且”qiě、jū为声旁,而租zū、祖zǔ、粗cū、疽jū、锄chú助zhù、姐jiě七个字的读音都不一样,而且只有疽字完全谐和音,尽管其中有一定的规律可循;同时旁的字的声母、韵母相同或相近,但的确没有明确的读音规则可循,这给学习掌握汉语带来莫大的困难,人们只得借助记忆硬记读音,而比较生僻的字更易混淆。

  汉字“难读”读音多而复杂是重要因素。汉字数量本来就很大。《现代汉语词典》收字一万一千多,其中一千二百多个字不止一个读音,有的甚至多至五个读音。如“和”字,有huó(和面)、huò(和药)、hé(和平)、hè(应和)、hú(赌博和了)五个音,读音多大都源于字义多,是为了区别字义上的不同程度的差别,其中有的含义十分接近,也用两个音加以区别。如“和面”的“和”:在粉状物中加水搅拌或揉弄使粘在一起,或加水搅拌。这样读音怎能不多功能?多音字大体有以下两种情况:一种是读音不同,意义也不同,如参cān观,参cēn差,人参shēn;一种是读音不同,意义相同或相近,用法稍有差别。如果壳ké,地壳qiāo,壳的意思都为“坚硬的外壳”。送给gěi给的意思是交付,送与;补给Jǐ,“给”意思为“供应”,一个字多种读音对表意是有利的,可以使语言丰富、准确,然而对学习使用来说,却大大增加了记读音的负担。

  综上所述,可以明确,一字多音和形声字声旁表音作用不健全是造成汉字读音多、难读的主要原因,因此,简化汉字读音的主攻方向自然应该是这两方面了。对多音字,可针对不同类型,采取有的保留,有的合并等方法简化,如参cān观、人参shēn、参cēn差,可保留“参观、人参”两个读音,“参差”可和“参观”合并读cān,如血Xuè(书面语)xiě(口语),可以合并,尽可能选用口语音,如钥yāo匙,钥匙yuè可合并,选一个音。果壳ké,地壳qiào可合并,选用常用音。对形声字,有的可充分发挥声旁表音的作用,减少错读。如“溃、馈、匮、愦、聩”由kuì改读guì。栉jīé,栉风沐雨,鳞次栉比改读jié,郑zhì改读zhèng,岿kuí然不动改读guí,里面相觑qù改读xū等。发挥声旁引作用的字还包括简化的汉字,如栖(由棲简化而来),简化前qī,不易读错,简化后常会读成xī,不如也改读成xī。地名、姓氏,有的也可以改用常用读音,如单shàn改dàn,任rēn改rèn,华huà改huá等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